今天休息,老婆不在身边,闲的慌,就感觉我的千万子孙在身上乱串,于是赶紧上网选货,以前有很多去过的,之前也在论坛上介绍了,小爷有个习惯,就是出来玩从不找同一个人两次,翻遍了QQ存货都用过了,就琢磨在网上搜搜碰碰运气,正好看见几篇介绍新人的帖子,反复比较再三,最后决定录用这骚妇,二话没说加了QQ,丫牛逼的竟然不怎聊,发个电话给我,让我打电话,我当时要不是憋的难受就直接骂丫的了,于是电话拨出,这娘们这那那这的一对问题,还问我密码多少,我他妈也不是保密局的,你丫XJ的密码我哪知道,BB了半天最后终于相信我是出来玩的不是JC了,我这个郁闷啊,憋得难受,我也不愿意废话,直接问地址,开车就杀过去了,丫是个广州通,连走那条胡同不堵车都知道,(你TM那么NB杂不开出租车去那?)于是在丫的勾引下我很快就到了丫处,,当问她那个楼的时候,感觉丫明显很兴奋,指路就好好指呗,还JB给我叫了几声,我TM一激动差点没撞树上,下车一看前保险杠刮了一条5厘米的划痕,这个火啊,操的肋!<br />
      <br />
停车上楼丫非让我多走两层再下来,B事真多,终于来到丫的性工作室,环境一般,丫含蓄的让我坐下歇会,我哪有那闲心啊,一把把丫抱在怀里,丫竟然假惺惺的喊“不要啊,人家是处女”马个B的,我这个来气,丫一脸的坏笑,我怒火顿时消了,跟这样的骚货没处讲理去,这娘们直接抽出我的皮带,把我热火中烧的大JB握在手里跟牵狗似的就把我拉到洗澡间了,然后一顿鸳鸯浴,这骚娘们,舌头真长,舔得我这个爽,我一把抓过来强行插入,这骚B一躲,JB差点给我扭断了,这个疼啊,这骚娘们也觉得不好意思了,上来又是一顿吸,我问不带套行不?丫坚决不肯,操的肋,没撤只好带上安全套,这JB不爱带那东西了,丫让我蹲着说给我洗头,我还挺高兴,哪想到,这骚B直接把B贴我脸上了,B水弄我一脸,我TM才明白,是这么个洗头啊,丫还真会看人的心理,知道我好这口,也不知道是我玩她还是她玩我,丫抓着我的头发爽的差不多了,人家自己进屋了,我赶紧追过去,这骚B躺在床上摆出各种造型勾引我,小爷二话不说直接插入,这骚B就不停的浪叫,看得出来是真需要,面部表情那个丰富啊,我加快速度一顿猛插,丫肋着我脖子一个尽喊“操我操我操死我这个骚B”干了半天就记住这一句,期间各种战略战术,不作细表,大战三百回合,终于缴枪,然后床上一片汪洋,我躺都没地方躺了,这骚B是真骚不是假骚,那水流的跟她家开自来水公司似地,没辙了,我只能躺在沙发上歇会,休息片刻在汪洋中再战,又是三百回合,这骚B这回满足了,不跟我卖骚了,明显感觉老实多了,干完洗个澡吧,这骚B给我一洗我有硬了,这骚B央求我再草他,我问还要钱不?丫来句“买二赠一”气死我了,这娘们是个无底洞,估计丫没有谁家爷们满足的了她,白捡的便宜谁不占,二话不说带上套套又是一番大战,把卫生间马桶盖都干坏了,交完600大洋穿衣服走人,这娘们还依依不舍,非拉着我说“人家还要吗”我操,我赶紧撤退,要不容易死这,网上说干她伤身体,这回真是领教了,何止是伤身体啊,简直就是“人家卖淫要钱,这B卖淫要命”。<br />
<br />
今天休息,老婆不在身边,闲的慌,就感觉我的千万子孙在身上乱串,于是赶紧上网选货,以前有很多去过的,之前也在论坛上介绍了,小爷有个习惯,就是出来玩从不找同一个人两次,翻遍了QQ存货都用过了,就琢磨在网上搜搜碰碰运气,正好看见几篇介绍新人的帖子,反复比较再三,最后决定录用这骚妇,二话没说加了QQ,丫牛逼的竟然不怎聊,发个电话给我,让我打电话,我当时要不是憋的难受就直接骂丫的了,于是电话拨出,这娘们这那那这的一对问题,还问我密码多少,我他妈也不是保密局的,你丫XJ的密码我哪知道,BB了半天最后终于相信我是出来玩的不是JC了,我这个郁闷啊,憋得难受,我也不愿意废话,直接问地址,开车就杀过去了,丫是个广州通,连走那条胡同不堵车都知道,(你TM那么NB杂不开出租车去那?)于是在丫的勾引下我很快就到了丫处,,当问她那个楼的时候,感觉丫明显很兴奋,指路就好好指呗,还JB给我叫了几声,我TM一激动差点没撞树上,下车一看前保险杠刮了一条5厘米的划痕,这个火啊,操的肋!

停车上楼丫非让我多走两层再下来,B事真多,终于来到丫的性工作室,环境一般,丫含蓄的让我坐下歇会,我哪有那闲心啊,一把把丫抱在怀里,丫竟然假惺惺的喊“不要啊,人家是处女”马个B的,我这个来气,丫一脸的坏笑,我怒火顿时消了,跟这样的骚货没处讲理去,这娘们直接抽出我的皮带,把我热火中烧的大JB握在手里跟牵狗似的就把我拉到洗澡间了,然后一顿鸳鸯浴,这骚娘们,舌头真长,舔得我这个爽,我一把抓过来强行插入,这骚B一躲,JB差点给我扭断了,这个疼啊,这骚娘们也觉得不好意思了,上来又是一顿吸,我问不带套行不?丫坚决不肯,操的肋,没撤只好带上安全套,这JB不爱带那东西了,丫让我蹲着说给我洗头,我还挺高兴,哪想到,这骚B直接把B贴我脸上了,B水弄我一脸,我TM才明白,是这么个洗头啊,丫还真会看人的心理,知道我好这口,也不知道是我玩她还是她玩我,丫抓着我的头发爽的差不多了,人家自己进屋了,我赶紧追过去,这骚B躺在床上摆出各种造型勾引我,小爷二话不说直接插入,这骚B就不停的浪叫,看得出来是真需要,面部表情那个丰富啊,我加快速度一顿猛插,丫肋着我脖子一个尽喊“操我操我操死我这个骚B”干了半天就记住这一句,期间各种战略战术,不作细表,大战三百回合,终于缴枪,然后床上一片汪洋,我躺都没地方躺了,这骚B是真骚不是假骚,那水流的跟她家开自来水公司似地,没辙了,我只能躺在沙发上歇会,休息片刻在汪洋中再战,又是三百回合,这骚B这回满足了,不跟我卖骚了,明显感觉老实多了,干完洗个澡吧,这骚B给我一洗我有硬了,这骚B央求我再草他,我问还要钱不?丫来句“买二赠一”气死我了,这娘们是个无底洞,估计丫没有谁家爷们满足的了她,白捡的便宜谁不占,二话不说带上套套又是一番大战,把卫生间马桶盖都干坏了,交完600大洋穿衣服走人,这娘们还依依不舍,非拉着我说“人家还要吗”我操,我赶紧撤退,要不容易死这,网上说干她伤身体,这回真是领教了,何止是伤身体啊,简直就是“人家卖淫要钱,这B卖淫要命”。

发表评论已有条评论
匿名发表

热门推荐

头条推荐

相关推荐